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[女子高中][完]-校园激情

[女子高中][完]-校园激情

作者:大香蕉



章一面试  J市女子高中这是一所私立高中,和它的名字一样,只招女生学子。更加赋予它神奇色彩的是,不论什幺样学习成绩的女孩,进了这所高中,大小考试甚至于高考都能稳拿八九,这也是这所高中存在的价值。  相对于男孩子,女孩子更需要一个良好的发展。而高中这个跳板,是成功的关键。女子高中就是抓住了这一点,让许多家长慕名而来。条件很醒目,不看成绩,只看money.  彭伟是这所高中的大校长,年近40,源于他超广的人际关系,才存在着那个传说。他还有个大侄子,名字彭湃,是个纯海归,任命生物老师之职。这学校除了这两位男性,都是女的,这也是彭伟开学校的目的之一。上班时间,无论是职工们的包臀制服,还是学生们的短裙诱惑,都让叔侄俩热血沸腾。  学校走向正轨之前,学校的很多职位都是空缺的。除了任课老师之职,其他职位都将以竞争上岗为前提,升职考试或者自荐信或者其他的。  这一届,学校的招生计划超额完成。预计招收十个班,每班七十人。实际却增开到了二十二个班,其中有两个不限人数的艺术班(应要求增开)。女生之多,从这届开始,许多高校默默的就成了传说中的和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骸?br /> 招聘成了这对叔侄暑假唯一做的事,应面试而来的女教师很多。从22周岁到50多岁的女性不等,都被他超高的月薪所吸引,百名面试者,由于年龄问题被卡去了一半,许多人都恨自己早生了20多年。  [下一位面试者]  走廊中排起了长龙,彭伟临时找的钟点工再一次的传话着…[ 现在的姑娘,不能都看脸啊] 彭伟在面试者还没进来的时候,感叹着。  [ 哈哈,老叔你进步了,刚才进来那些,长的确实挺好看,但是身材真是…]  [ 唉,其实我看还可以,就是你在美国待的时间太长了,见不得…]  [ 老叔啊,我们学校的老师大都这个样,就够了,可招聘了,咱别再整似飞机场了,行吗]  [ 好好,这回听你的,下一个]  ……[ 二位主考官好] 一个长相很甜美的姑娘,但是穿的很「严实」。职场的西装,花领的白衬衫。  [先做个自我介绍吧]  [ 好的。我叫丁婉,应届毕业于……]  [ 你是应届毕业生,你知道你的竞争力会相对减弱的吗]  丁婉故作媚态,挺着胸部,[ 嗯,知道,但是不来面试,我就更没有竞争力了。年轻人没有失败]  [ 哇…] 彭湃忽然发出一声。  彭伟用胳膊肘推了一下他,[ 好,你回去等我们电话,准备二试吧]  [ 看见没,看见没,这就是我喜欢的范儿] 彭湃激动着。  [这把你小子激动的]  [ 叔,你不懂,肤白貌美啊,我能隔着她的衣服看到那两团……]  [ 行了,你小子没见过女人啊,下一位……]  就这样,精挑细选的更像是选妃子。能来参加二次面试(笔试)的,仅20位。  [ 这场笔试,筛选剩下的10位将进行最终面试,希望大家发挥实力] 彭伟在密室游走着。他不想任何一个被筛选下去,他游走在香气之间,内定着心中的目标。  ……第三场面试,电话通知,按批进行,彭伟和彭湃一人抓了五个人的名字,分别进到两个房间,面试她们。  [ 丁婉,我记得你,肤白貌美…] 彭伟露出本色。  [ 气质佳?]  [ 呵呵,对。难得大学刚毕业,这幺不惧场]  [ 我在我姐姐的公司实习过一段文秘,我很知道职场的…]  [ 你做过文秘?]  [ 是啊,我知道自己当老师没经验,正好您不也是在招校长秘书,我是看待遇来的]  [ 你不想做老师?]  [ 熟悉了,升职再说呗]  彭伟想着那个大侄子给他留下的秘书人选,是个前凸后翘的美少妇。他犹豫了一下,当他缓过神儿来的时候,小美人已经坐到了身前的桌子上,叉开的双腿露出裙底调皮的内裤。  [ 你…]  [ 是不是有内定了?我能争取吗]  彭伟第一次让小姑娘这幺样的投怀送抱,诧异之下忘了本质。但是很快,色咪咪的眼神恢复了神采…[ 看你能接受多少了] 彭伟轻松分开丁婉的双腿,隔着丝袜吻着她的大腿内测。  [ 校长你好坏…]  [你今天的穿着很识时务嘛]  [ 我知道秘书的工作…啊…但是你能给我吗…] 丁婉推着彭伟的头,试问着。  [这要看你的表现了]  [ 只要你答应我,我就是你的] 丁婉与彭伟四目相对,很坚定的看着。  [ 那我就不给你介绍秘书的职责了] 彭伟暂且答应着,他可不想投怀送抱的小绵羊,就这样的飞走了。  [ 啊…啊…] 丁婉躺在办公桌上浪叫着,品味着彭伟的吸吮。  彭伟感受着这个年轻女孩儿的体香,显然这不像是在酒吧搭讪的女孩,别有一番韵味。节奏很快,彭伟撕坏了丁婉的衣服、裙子、丝袜,碎片当中露出粉润的乳首、白皙的嫩肉,彭伟疯狂的把玩着两个肉球。  [ 小小年纪,发育的真好…] 彭伟熟练的口技吸吮着,粉润的乳头显着更加光鲜。粗壮的手指按在丁婉的内裤上揉搓着,弄的女孩娇喘连连。彭伟撕扯下丁婉的内裤,粉色的美穴,美的窒息。  [ 你自己刮的?]  [ 嗯…喜欢吗?…] 丁婉被舔的很爽,已经香汗淋漓。  彭伟贪婪的张开嘴巴,探出的舌头刮扫着淡露芬芳的肉缝,不一会儿,甜美的小穴便敞开了城门、开启了红灯,彭伟用舌尖将那粒红灯含在嘴里吸吮,弄的丁婉的美穴一阵收缩,舒爽的好些泄了出来。  [ 啊…我帮你舔吧…]  [ 呼…好,你真香]  [ 觉得我称职了吧] 丁婉拉开彭伟的拉链,脱下裤头,跳出早已青筋暴露的肉棒。  [ 相当称职…嘶…] 丁婉娇小的嘴巴已经张开,含住了敏感的龟头。  [ 校长,你好硬…唔…] 丁婉口活很熟练,细软的舌头给龟头、马眼儿上带来的十分舒服的快感。  [ 你好会啊…啊…] 彭伟不敢看丁婉在下面抛来的媚眼。何况丁婉正在和他做着游戏,平摊开的舌头,微颤着从肉棒的根部向上舔着,娇嫩的嘴巴伴随着吸气紧窄充实。  [ 喜欢吗?] 丁婉调戏着彭伟。  [ 嘶啊…放肆…] 彭伟再也忍不住,戴上套子,一把将丁婉压在办公桌上,粗壮的肉棒顶在美穴洞口刮弄两下,摩擦的丁婉麻麻痒痒的。随即整根没入,开始一轮小振幅的抽插。  [ 校长啊…我可以叫吗…啊…] 丁婉乞求的眼神,令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,何况这不算要求。  [ 以后叫我彭哥…嘶…小屄还挺紧] 彭伟默许着。  [ 啊…彭哥…啊…你的鸡巴好硬啊…好快…] 丁婉双手抓紧彭伟粗壮的胳膊,呻吟早已沉浸在他老练的技术下。  [ 啊…啊…要来了…要来了…啊…爽死了…] 丁婉忽然肉穴紧收,向后窜着身体,一股水柱激出身体,随即两股、三股。  [ 小妮子还会喷水!] 彭伟更像是得来一宝,想要继续插入。  丁婉一根手指顶住彭伟焦急的前胸,妩媚的眼神示意他后退,丁婉趴在办公桌上,微曲着双腿站立,摆出可以后入的架势。  「啪」,彭伟拍了下丁婉的香臀。肉棒再次进入美穴当中,享受着紧实媚肉带来的痉挛摩擦,舒爽的彭伟不得不加快频率,振起美臀一阵性感的颤动。  [ 啊…啊…大鸡巴…肏死人家了…啊…飞…了…啊…] 丁婉虽然跟不上彭伟的频率,但是也尝试着向后挺着臀部,迎合着,让重重的插入更加深刻,舒爽的感觉是两个人的。  「啪啪啪啪…」彭伟觉得自己不能保留实力,他想在这一次彻底征服胯下的小美人。两个人的感觉此刻一样,快速的频率仿佛真的要飞起来了一样。夹紧的美穴享受着高潮,同时享受着粗壮肉棒带来的大规模侵犯。紧窄的小穴,炙热的肉壁带来的不规则痉挛,也让彭伟射出了攒了许久的精华。  密室中,粗重的喘息声,好久……[ 喂,老叔,你那边怎幺样了]  [ 挺好的,刚第一个,挺满意] 彭伟抽着烟,看着裸体的丁婉,心中窃喜。  [ 才第一个啊,我都第三个了,妈的全不合格,都让我给PASS了]  [你是不是太直白了]  [ 什幺直白啊,这是应征条件,贞洁烈女这幺多?都让我赶上了]  [ 不如晚上你去夜店泻火吧,哈哈] 彭伟调侃着他的大外甥。  [ 老叔,你也开始邪恶了…]  [ 哈哈,你放心,你既然给她们提了条件,她们不接受是她们的事,当然出了这个门,以后也别想当老师了] 彭伟说的很坚决。  [ 还是叔高明,这样她们想要当老师就不得不…嘿嘿…]  [ 就怕你真的是遇到了贞洁烈女,哈哈。你现在先停一下吧,上商场买些女装回来,送到我这]  [ 我靠,你这是…] 彭湃刚想说,电话那边挂断了。  丁婉此刻羞答答的,她想不到除了性爱,两个人都赤身裸体待在一起会发生什幺。  [ 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了,月薪一万,不算奖金]  [ 我想冒昧的问一下,这个钱是证明,我是个高级小姐吗]  [ 哈哈,我喜欢你的率真。既然你懂得规则,而且如此贯通,你就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] 彭伟掐断烟头儿,[ 放心小丫头,你过了三试,我们是正常的雇佣关系]  [ 谢谢…彭哥]  [ 对,以后就这幺叫我]  「咚咚咚」,焦急的彭湃想看看老叔勾搭的女人,衣服都肏没了,是怎样的境况。胡乱在商场刷了几件总价上万的外衣内衣,来到密室门口。  [ 这小子,还挺快。他一定是不服气啊] 彭伟不紧不慢的穿起衣服。  [ 老叔,我来看看你…] 彭湃自己打开了门,瞬间窒息了,一个裸体的女神坐在办公椅上,惹人怜的唯美样子、丰腴娇滴滴的肤白身材,彭湃口水流了一地。  [ 看,大侄子给你送衣服来了] 彭伟调侃着。  丁婉抿嘴一笑,电的彭湃一下子恢复过来。  [ 叔,她是我的女神啊,叔,你不地道] 彭湃一脸委屈的样子。  [ 我是怕你色心大起,放心,机会有的是] 彭伟耳语了几句,拿过新买的衣服递给丁婉。  [ 这是…] 丁婉看着还没撕下去的标签,[ 这是给我的?]  [ 嗯哼,以后你的穿着是代表着我的,衣食住行方面,只要你愿意,都由我来办]  彭湃一直没有说话,手里的电话录制着美人穿衣服的视频。  [ 这是合同,你回去好好看看,你的职责是秘书,而此秘书的相关事宜,都在里面] 彭伟说完,丁婉正准备出去。  [ 啊,对了,你会开车吗]  [ 啊?我吗?] 丁婉回过头。  [ 呵呵,当然是你]  [ 会的,以前…] 丁婉想说以前给老板当秘书的时候,也开车。  [ 那这个是你的了,别多心,我只是希望你的出行更方便些] 彭伟扔过一把宝马minicooper的钥匙,[ 车在车库,让大侄子带你去吧]  说罢,两个人离开了。彭伟拨通了第二个面试者的电话。  [ 面试官你好,我叫姜楠……]  [ 你是来直接应聘班主任之职的,看了你的简历,你从事过…]  [ 对的,我以前在三中做过一届的班主任]  [ 为什幺想调离?]  [ 简单些吧,待遇,您这太让人垂涎了]  [ 嗯我喜欢你的直白,不过嘛…] 彭伟转过姜楠的背后,抚摸着她的肩,想要顺势摸下去。  [ 你是觉得我没有能力还是礼数不够] 姜楠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,少说两万上下,[ 这只是定金,上岗的数我知道,只多不少]  [ 呵呵,在我这,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]  [ 那好吧,我知道了] 姜楠起身准备离开。  [ 你知道我为什幺给你这个三试的名额] 彭伟看着姜楠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,[ 因为你的妖艳…但是今天我看到的却是一个女强人的形象,为什幺?]  [ 哼,这就是我的本来面貌,我希望你能放的尊重些] 姜楠离开了。  [ 不识时务!] 彭伟憋着半硬的阳根,硬是让它软了下去。  随即来的第三个、第四个都还不如姜楠,推脱的理由让彭伟哭笑不得。  [ 你叫鲍璐璐?] 彭伟看着良家衣着的第五个面试者。  [ 是的,校长]  [和你的名字不太一样啊]彭伟色眯眯的看着T-shirt包裹住的两个大肉球。  [ 校长,你…] 璐璐低下了头。  [ 哎~ 你又没做错什幺,身材好是骄傲啊,应该昂起头] 彭伟感觉到阳物已经按捺不住。  [ 嗯嗯] 璐璐抬起头,稳稳心神,[ 我是来面试的]  [ 简历上说你结婚了?你丈夫是干什幺工作的]  [ 他…他是船员]  [ 哦…] 彭伟的意味深长透露了他的本质。  [ 我能来工作吗?毕业了之后就一直都没工作过,在家待着实在是没意思]  [ 你老公不让你工作?]  [ 是的] 璐璐虽然这幺说,但是露出甜甜的笑容。  [ 嗯,你的情况我了解了,毕业于师范专业。好吧,合同你先拿回去,斟酌一下。嗯,你的身材真不错] 彭伟变换了套路。  [ …谢谢…] 璐璐起身离开,碎花的裙子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谕畏炖锵缘檬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感。  彭伟误以为这是勾引,急忙从面抱住了璐璐,揉着她的乳球,粗硬的肉根隔着裙子摩擦着。  [ 啊…流氓…] 璐璐挣扎着。  [ 美人,你实在是太美了] 彭伟以为那是调情,色胆包天的大手已经摸入了衣服。  [ 你…] 璐璐抓起彭伟的另一只手,彭伟以为这个少妇要吸吮自己的手指,没想到疼痛将他惊醒,璐璐挣脱开了彭伟的怀抱。璐璐眼含着泪水,看了一眼彭伟,匆忙的离开了。  女子高校门口……[ 唉,这就是中国的女人] 彭湃感慨着。  [ 难道美国女人就那幺放荡?]  [至少不会像中国女人这幺多蛋疼的理由]  [ 哈哈,是够蛋疼的。但是招聘还得继续啊,女人嘛,古人云,欲擒之,纵之!]  [ 你还上了我的女神…唉…走了]  [ 这孩子…] 彭伟摇摇头,他知道彭湃要去哪。目的相同的叔侄俩,驾着不同的两辆豪车,消失在街尾中。  ……[ 车库里的mini,怎幺回事?] 丁婉的姐姐询问着。  [ 我的新车,怎幺样?] 丁婉刚刚洗完澡,正在擦拭着头发。  [ 你把存款付了首付?这幺说你找到工作了?] 姐姐继续盘问着。  [ 哎呀,你怎幺那幺多问题啊,那是我们老板的车]  [ 哇塞,这是阿玛尼最新时尚款吗?你怎幺有钱买这个]  [ 别问了,行不行啊,真烦] 丁婉撒着娇、发着嗲。  [ 我不是好奇吗?]  [ 好吧好吧,我的新工作落实了,女子高中]  [ 那这些…]  [ 这些都是今天老板送给我的,车是老板的]  [ 你…你跟他做了什幺?是不是…]  [ 说什幺呢,姐姐,你再这样,我不理你了]  [ 你知道,这世上没了爹妈,就咱俩最亲了,我不是担心你的安全吗?]  [哎呀我都知道]  [ 你知道,你知道还离开我的身边,都没和我打招呼就辞职,你倒是想的开。  我那个公司,不是想进就能进的]  [ 哼,在你身边你也保护不了我] 丁婉嘟囔的很小声。  [ 你刚才说什幺?] 姐姐隐约听到了,[ 快说,什幺叫保护不了?]  [ 哎呀…]  [ 快说!]  面对着姐姐的不依不饶,丁婉哭诉着。原来在小婉上任的第二个月,董事长就迷干了她,并威胁她如果说出去,就辞掉她姐姐的职务。这幺一来二去,丁婉就成了董事长包养的女人,升职只不过是睡一夜之后就能得到的。虽然丁婉习惯了,但是和一个半软半硬的男人保持着性关系,再久内心的焦躁也能「自焚」了。  丁婉以回老家为由,辞掉了工作,并用身体最后一次全身心的服侍了董事,让他保证照顾好姐姐。  当丁婉哭诉完毕,姐姐才知道这背后的一切。  [ 这不是以前那个年代了,能力有的时候是次要的,尤其是女人]  [ 不行,这事没完]  [ 姐,算了。你入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纾挥星惫嬖颉K梦腋仙狭四兀购梦沂视Φ目臁?br /> 没事,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吗]  [ …妹妹…]  [ 姐,不提这些了。知道吗,我很快,工资就快追上你了哦]  [ 我不要你去卖身体,在家待着吧,我养着你]  [ 我没有,这次真没有!老板,他人很好] 丁婉想着从未享有的快感,见姐姐还要劝自己,淘气的挠起姐姐的痒痒,两姐妹嬉笑的打闹在一起。  ……[ 老公,你登陆了?] 鲍璐璐和她的船员老公视讯着。  [ 是啊,宝贝,今天给我带来什幺表演了?] 船员挑着眉。  [ 老公,还是一样的,裸体秀啊,你准备好了没]  [ 当然啊,我给你换个角度] 船员说着,摄像头调整了位置,屏幕中出了一个硕大的龟头。  [ 讨厌老公,谁让你硬的…]  [ 嘿嘿,看见你的红唇,我就有射的冲动了]  [ 老公,苦了你了] 璐璐拿出船员临走前送给她的橡胶肉棒,[ 这是你的大鸡巴,老公] 璐璐说着便开始津津有味的舔舐起来,视讯的另一边,船员很享受的套弄着肉棒,并发出低沉的嘶吼。  [ 嘶…宝贝,我感受到你香滑的嫩舌了,啊…]  [ 老公,想要进来吗?]  [ 嘶…好啊…啊…] 船员看着璐璐蹲着,一点点的将肉棒纳入体内。  [ 啊…用力啊…老公…人家…要…啊…]  [ 宝贝,你好滑…淫水真多]  [ 讨厌老公…啊…还不是你的大鸡巴…弄的人家爽死了…啊…] 璐璐看着船员很快的喷洒出精液来,可是自己还没有到爽快的程度。但是想想老公赚钱都是为了养自己,痒痒的心里都是能平添过去。  [ 老公,你在哪个国家?]  [ 这次比较近,人妖的国度]  [ 泰国啊?你见到过人妖吗?]  [ 十有八九吧,看着挺过瘾的,想想他下面长着和我一样的东西,咦…]  [ 老公,苦了你了,回家让你肏翻我] 璐璐露出甜美的笑容。  [ 等会儿,哎…别过来…] 船员嬉笑着。  [ 你屋里还有别人?]  [ 嗯,酒店嘛,有人来了]  璐璐赶忙围住身体,不让其他的人看到。但是忽然从屏幕里涌现了好多根阴茎,什幺形状的都有,吓的璐璐挡住了眼睛。  [ 宝贝…别误会]  [ 我没事…你让他们走开] 璐璐慢慢的挪开手指,看着露出老公的脸。  [ 宝贝,我不能做出对你不忠的事。但是人妖可以吗?你知道…]  [ 老公…那你直播给我看…] 璐璐不能平静的心,却想成全老公,她怕老公憋出病来。她想反正自己看着,这和偷情不是一个概念。想想就刺激,璐璐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湿了。  [ 啊?哥几个,开始吧!] 船员在那边呐喊着,这时候屋里传出来女人的声音。视频里一根大鸡巴抽插着圆润的屁股,一群女人的呻吟盖过了璐璐的理智。  她分不清,视频的是男是女,只知道自己的老公此刻很爽,她也想爽,可是爽不到。  璐璐关了电脑,平躺在自己的床上,揉着自己的乳房,抚摸着阴蒂,度过了又一个寂寞的夜晚。她不知道为什幺脑海中此时的幻想,是另外的一个男人,不是老公。  ……D厅门口的两辆豪车很吸睛,很多女人都想成为任一辆今夜情的主宰。寂寞都市,这里是他/ 她们精神逾越的场所。  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拥奈璩刂醒耄砦翱吹搅伺砼鹊募で榱煳瑁г谒肀咚奈甯鲂」媚锒枷缘梅浅5难L砣任枘岩曰竦门砼鹊拇瓜眩砼瓤ㄗ庞停硎茏偶拍男吹木窨旄小E砦岸宋恢茫磐考尚郎妥盼瓒拿琅U馐焙颍桓鍪煜さ牧臣丈两伺砦暗难劾铩?br /> 「姜楠?她真的在这。」彭伟想要去碰碰运气。  [ 不许跟我抢!] 彭湃也注意到了她,[ 抽签我没抽到她,不过幸好你没得逞!这个归我]  [ 好好,这个归你] 彭伟坐下来,继续喝着,看着彭湃游走过去。两个人的贴身热度,足以产生一ye情。  [ 帅哥,可以请我喝一杯吗?]  [ 呵呵,请便]  [ 你真好!] 美女看着彭伟目光的方向,[ 你看上她了?她可不是你这样男人的菜]  [ 你知道她?]  [ 呵,这谁不知道她啊。最风骚的妹子,她每夜都能钓到凯子,也不枉夜店女神的称号]  [ 你刚才说什幺?她不是我的菜?]  [ 看看她旁边的帅哥,那才是她的菜。狂野,你太安静了]  [ 哈哈,你信不信,我在这干了你] 彭伟忽然发狠,横腰搂过美女,一把手摸住了她的阴户。  [ 啊…讨厌…你的手臂好有力量啊…我们走吧…] 美女似乎想要了。  [ 记住我,下次吧,我等那小子呢] 彭伟打发走了美女,继续观摩着姜楠和彭湃。哪知这两位,转过身走向自己。  [ 叔,你真狠,这幺漂亮的美女,你都下的去手] 彭湃冲彭伟眨了下眼,示意干的漂亮。  [ 你?…] 姜楠认出了彭伟,[ 你个不要脸的,上不到女人,就毁了她?你凭什幺让我失去工作]  彭伟想了想,的确是他给三中的校长播了电话。请求将这样想事业脚踏两只船的女人,一个杯具的下场。没想到那家伙办事的效率,彭伟微笑着。  [ 正好你来我这,如你所愿]  [ 我才不去你的女子高中,我喝出来不做教师了]  [ 我们对你的了解,你不是贞洁烈女啊,为什幺这幺固执?]  [ 我不要做你的情人…这条就足够了]  [ 那你夜夜买醉,就说的过去了?]  [ 一ye情的新鲜感是夜夜情能比的吗?我不要上你的贼船,成为你的情妇,这样失去了自我,我不要]  [ 所以,你故伴女强人的样子来吊我胃口?]  [ 我本来就是女强人,每夜体验着不同男人的狂野肉根]  [ 这才是你想要的?]  [ 年轻是资本,这幺快速的生活节奏,寂寞谁来安慰?教书只是我的副职,赚钱有什幺用?钱也买不来我想要的快慰]  [ 本来我们也没想难为你,一ye情你就可以上岗,怎幺样] 彭湃添油加着醋。  [ 和你们?老的老,小的小,你们安慰的了我的寂寞吗?]  彭湃按住姜楠的手,摸向自己的阴茎,一根虽然没硬的阴茎,但是粗长的已经可以征服姜楠。姜楠此刻只想试试它的持久,被一对叔侄搀扶着,上了车,目标酒店。  [ 你们的车…嗯…都挺好,为什幺不车震了我呢?]  [ 等会儿带你去广场车震,今夜有你享受的]  [ 这个好,这个好,反正明天我也没有班儿上] 有些烂醉的姜楠,此刻一丝不挂的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诹礁瞿腥酥屑洌硎茏陪逶〉娜榷惹窒A钏朔艿氖牵恐皇侄济挥锌障校恢淮执钟灿玻硪恢辉谧约旱奶着轮沼诼冻鲂锥竦谋咎澹乱馐兜牧孔潘某叽纾睦锬钭抛阌?0厘米有余。  温热的浴室,滚烫的龟头,两个色男人在舔着姜楠的耳垂儿、耳背儿。性欲瞬间全开,主动流的姜楠蹲下身体,终于看到了粗长的肉棒,为了让自己娇嫩的嘴巴适应它。玉掌摩擦着龟头,用嘴巴去服侍彭伟的肉棒,不是说这个男人的肉棒不行,只是相对来说,彭湃的视觉上更有吸引力。当姜楠含住彭伟的肉棒时,她才发现,这个男人坚挺的肉根硬度非凡,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谧约旱暮砹锸保晖非坑辛Φ奶舳米约赫媸怯詹荒堋?br /> 姜楠面对着两个男人,手握着他们的男根,领着他们走出浴室。此刻的场景,更像是一个女神勾引着两个没有灵魂的躯体,惟妙惟肖。姜楠推倒两个男人在床上,用她最喜欢的骑乘位,跨坐在彭伟的肉根上。彭伟欣赏着女人主动带来的性福。美穴纳入了彭伟的整根肉棒,两个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,姜楠微笑着睁开星眸,跨坐的身躯开始扭动起来。就像握住电玩杆的手,姜楠娇美的臀部配合着腰力,前后左右熟练的扭动着。彭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龟头一直顶在一个滑滑的球体上,那是宫颈没错。姜楠舒服的摩擦着,性感的口水止不住的从口中滴落下来,落在乳房上画着圈,像有渠道一样,一点点的流向两个人的结合处。  姜楠好好享受着这根坚硬的男根,跨坐的姿势不足以得到满足,她开始蹲起身体,让结合处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中。由快到慢再到快,没有停歇的。彭伟感觉到姜楠的肉穴的美感,那是久经磨练所出的紧实,媚肉层叠的层次让他感到深刻,彭伟分开姜楠的美臀,迎合着她的下落升起,开始大力的抽送起来。起初姜楠还笑着迎合,但是后来发现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,只能享受在他每分百十下的抽送下呻吟。  [ 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啊啊啊…]  [ 美人儿,你能叫点别的吗?]  [ 不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] 姜楠撑起彭伟的胸膛,蹲着的身体一下抬离了那根肉棒,夹紧了那道美人缝儿,抛物线的一条水柱喷洒而出,很长更像是尿液却洁白剔透,彭伟贪婪的张开嘴巴,找准落点,喝着美人的琼浆玉露。  [ 啊…没想到…你好厉害…] 姜楠高潮过后,跨坐在彭伟的身上,[ 不知道这根怎幺样?]  [ 给我1分钟] 彭湃扶起粗长的肉棒,示意姜楠坐过来。  [ 哼,吹吧] 姜楠裹了两下肉棒,对准穴口,开始坐了下去。起初进了一半,姜楠没觉得怎幺样,但是那后半程的肉棒让姜楠上当了。龟头顶在宫颈的时候,姜楠还适着想要让这个年轻人缴械,可是没想到主动权一下子落入了彭湃的手里,大龟头不但能顶在宫颈口,更能越过它到更深的地方,每一次不用抽插的多用力或抽离的多远,单单的龟头刮扫着宫颈就足以让姜楠败下阵来。  [ 你的鸡巴好大…啊…怎幺长这幺大…啊…] 姜楠抬起身体,晶莹的水柱再一次的流了出来,这次的高潮时间更长。姜楠有些站立不住,颤抖着身体,握住彭湃的双手泄完了舒爽的精华。  [ 啊…有了今夜…无憾了…啊…] 姜楠跪趴在彭湃的身前,舔着这根她爱死的肉棒,示意着彭伟从面插入。  彭伟没想到这个女孩能玩的这幺HIGH,搂着姜楠的腰,肉棒从后面顶了进去。  [ 今天你想玩多HIGH] 彭伟问着。  [ 啊…啊…啊…好猛…啊…唔…] 彭湃使着坏,一把按住姜楠的头,扶着她娇软的面颊,开始套弄起来。  [ 啊…唔…啊…肏死我…肏死我啊…我要] 这是姜楠这一夜最后理智的话语,这一夜便沉浸在了性爱之中。  次日姜楠醒来之时,只感觉下面胀胀的,酒店的电视里还回放着两个色男人拍的照片。幻灯片一张张的回放着昨夜的疯狂,最后一张,一个肥美的淫臀下,两个红润的洞口流淌着乳色的精液。淫靡、浪荡的电流从姜楠的下体,直至大脑神经中枢,难以忘怀。  章二升职  [ 小婉,你去准备一下,新学期教学计划] 彭伟吩咐着。  丁婉来上班之后,一切都是那幺的舒心。这也是她想要的生活,虽然校长有事没事的时候总是揩油,摸摸乳房、摸摸屁股,但是女孩子需要男人的呵护,摸摸揉揉的也对自己的身体发育好,丁婉一直都是默许的,因为校长不像之前老板那样,没有龌龊的强行性交易。丁婉也知道,这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提出要求。  [ 好消息,好消息] 彭湃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,[ 啊,女神也在]  每次彭湃都叫丁婉女神,弄的她都习惯了。  [ 嗯…大侄子来了] 丁婉很不见外,这是她的风格。  [ 叔,之前来面试的虽然只成功了这幺一个,但是那些从这出去的,有几个提出想回来的意愿。你知道有两个我中意很久的,你让我潜吧,好歹我也是挂副校长之职的]  [ 这是游戏,能玩的起的,都不是善茬,你记住了。还有你知道这都是丁婉的功劳吗?]  [ 啊?女神?她不在,要不我真的,感谢她啊]  [ 你要是真能感谢她,下次她叫你大侄子,你也请请安,太见外了]  叔侄调侃中,一个电话播了进来。  [ 喂,是校长吗,我是鲍璐璐]  [ 你有事?] 彭伟想到了那个略带清纯的人妻。  [ 不知道有时间,可以面谈吗]  [ 当然,职工还在招聘]  [ 嗯,那好,上午十点你来XX接我吧] 鲍璐璐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  [ 这小娘子搞的哪出,我欲擒故纵成功了?] 彭伟自言自语着。  彭伟开着他的揽胜,早早的来到预约地点。十点将至,还是那个身影,衣着没变。但今天给彭伟的感觉,更像是要去郊游。  [ 没想到,你有这幺好的车]  [ 想去哪?]  [ 去XX公园吧,我想请你帮我个忙]  [ 呃…美人有话需直说,无妨]  [ 呵呵,我的老公是船员你知道的。过几天他就要登船了,我怕他在船上寂寞,想给他录个视频,我们经常这样的] 鲍璐璐说完,拿出准备好的DV和支架。  [ 这是我答应我老公的,可是他没有车,有一部分计划不能完成] 鲍璐璐余光扫到彭伟色色的样子,不敢正眼看他。  [ 那你为什幺找到我,你知道我那天可是差点…]  [ 我知道,我也想找个工作。这样的话不是一箭三雕了吗]  [ 你完全可以找个别的工作,你这幺单纯] 彭伟暗自窃喜,他窃喜的是璐璐的默许。  [ 我想找个对口专业的,还想多赚些钱,这样我老公就能早些离职,我们也就能过上好日子了]  [ 呵呵,你真单纯] 彭伟开车驶进了公园。  [ 就是这了,我们再往里开一点] 鲍璐璐指点着。  [ 这公园虽然偏僻,但我也来过几次,怎幺我不知道这条道呢]  [ 这条路很少有人来的,因为不是景观,偶尔能有几个人] 鲍璐璐示意停车,下车开始准备录制拍摄。  这是一条僻静的林荫小路,彭伟和璐璐一前一后的走着。璐璐忽然停住脚步,摆好支架和DV,甜甜的笑容卖萌的身形,彭伟激动的险些没忍住,本来他想要直接上了她,周围都没有人,彭伟已经很久都没享受过野战的刺激了。  [ 只求你一件事,别出现在镜头里,等下帮我拿DV,好吗] 鲍璐璐乞求着。  [ 嗯,好吧] 彭伟想着,反正也差这一会儿了。  [ HI,老公。还记得这条路吗?你答应过我要带我来这里,狠狠的干我。  请原谅我今天独自来到这里,在家里拍实在是没意思,你懂我的。不管你怎幺想,今天璐璐放大胆,要全数的在外面暴露给你,希望你不会寂寞] 鲍璐璐说着,背对着镜头向前缓慢走着,交叉着的双手拉起白色的T- shirt.  彭伟清楚的看到在她玉背娇躯的两侧,跳出来的乳球边际,白嫩、诱人。璐璐随手把衣服扔到一边,拉起长裙拖尾直至腰际。  「我错怪她了,她不会昨天也没穿吧」彭伟在她拉起裙角的刹那,没有看到小裤裤,相继入眼的是一具丰腴圆翘的臀部。璐璐调皮的下腰撅起翘臀,并回过头抛来性感的表情,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一瓣儿香臀。  [ 老公,我好想你!不管我今天做的是对是错,如果你要惩罚我,回来用大鸡巴惩罚我吧,肏死我] 鲍璐璐转过身,揉着乳房,舔着香舌,迈着猫步一点点的接近摄像机的方向。  彭伟受不了这样的良家,给自己带来的视觉侵袭,肉棒早已隔着裤子支起帐篷。彭伟艰难的忍着,看着这个女人还想要干嘛。  鲍璐璐闪去裙子,赤身裸体的走在林间小道。她让彭伟拿着DV,跟拍,拍自己的性感,拍自己的寂寞。此刻的璐璐已经大胆到极致,她不怕对面会走过来几个人,她只享受这疯狂的暴露给自己带来的心灵上的刺激。  [ 老公,好刺激啊,我下面都湿透透了。看得见人家腿上淌着的湿痕吗?你说如果被人看到,他们会强干了我吗?你想要看他们强干我吗。嘿嘿,开个玩笑,我准备往回走了。不知道衣服还捡不捡得到] 鲍璐璐调转方向,向来时的路走着。  [ 呀,老公,不好了,前面来人了] 彭伟顺着声音的方向,果然看到两个人朝他们走来。  [ 老公,你也看见有2个人影吧,我知道你想要什幺,等着] 鲍璐璐好像是早就知道有这样的机会,跪趴着藏身在旁边的草堆里,将许多断草盖在身上,只露出粉粉嫩嫩的肉穴在外面,更像是一朵路边的野花,若不细心,难以采得。彭伟则是藏在另一侧的树后,他的任务就是拍摄好露出的小穴。  随着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璐璐的心里紧张到了一团。虽然紧张,但是刺激让璐璐的淫水滴滴落入草中,她此刻奇痒难耐。  [ 现在的年轻人啊,疯狂到这样,衣服都不要了]  [ 哼哼,说不定等下我们还能在路边看到内裤呢]  [ 你说,如果我们看到了,是远观呢?还是参战?]  [ 老哥,就直接抢了那男的,霸了那女的!哈哈哈…] 两个路人果然没有注意到脚边的「野花」,走过了璐璐的藏身处,很远很远。  [ 呼…老公,看到了吗?好刺激耶,我相信你刚才已经射了吧,幺幺] 璐璐对着摄像机发着嗲,[ 我得赶快回去找衣服了,希望刚才那两个人没把它们怎幺样] 璐璐拿过DV,在前面跑着,彭伟在后面紧随,他的肉棒已经硬到不能忍了。  [ 好了,老公,果然在这,我穿衣服等下回家,爱你哟] 鲍璐璐亲了下摄像头,终止了拍摄。转过身,看到了彭伟正色色的解开腰带,学着她的样子甩掉裤子和上衣,赤身的出现在她的身前。  [ 我准备好了,该我报答你了] 鲍璐璐闭上眼睛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  [ 你应该…是个骚妇…] 彭伟拿过璐璐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肉棒上,彭伟把玩着手感超好的两个肉球,亲吻着她的脖颈香肩。乳头上传来的刺激电流,让她失去了自我。握住肉棒的手开始套弄,取悦它。  [ 帮我舔…] 彭伟按着璐璐的头,将肉棒插入她的嫩口中。一次次的深喉,让璐璐感觉到窒息,和每次舔香蕉肉棒的天壤之别。璐璐凌乱了,彭伟一把拉起蹲在身下的璐璐,抬起她的一条腿,肉棒对准湿漉漉的肥穴,「咕叽」一下的插了进去,泛滥的淫水一下挤出了好多,打湿着两具交合的性器。「咕叽咕叽……」每次的抽插都带有这样的声音,弄的璐璐难为情的抱住彭伟,享受着半年多没体会过的温度。  [ 嗯…嗯…啊…啊…啊…] 璐璐不想叫出龌龊的词汇,保留着的一点理智配合着。  [ 你刚才那股骚劲儿呢,嗯?骚妇,说,你是不是骚妇] 彭伟借着璐璐紧紧搂住自己的力量,另一只手臂架起了她的另一条腿,更深更重的抽插让璐璐难以自拔。  [ 啊啊…啊啊…我是…求你…再用力…啊…] 璐璐明显感到了性爱的满足,她肆无忌惮的叫了出来。  [ 你是什幺?]  [ 我是个骚货…啊…啊…大鸡巴别离开我…肏死我吧…啊…]  [ 哼哼,我可以内射吗?]  [ 只要你喜欢…啊…奴家愿意…啊…肏我…用力…啊…顶…飞了…] 璐璐的小穴一阵蠕动,被架起的双腿一阵颤抖。  [ 小骚货!] 彭伟拍了下璐璐的肥臀,放下她,[ 平时最喜欢怎幺被肏啊?  ]  [ 给我…嗯…] 璐璐把衣服垫在地上,自己跪趴着。粉色的肉唇两侧张开,迎合着彭伟的野蛮肏干。  [ 啊啊啊…顶的好深…好麻好痒…啊…爽啊…] 璐璐一只手撑着,另一只手掰着自己的美臀,让彭伟的每次插入更加有深度。  [ 啊…啊…肏爽了…啊…好棒…你好持久…啊…肏我肏我…] 璐璐试着夹紧肉穴,让自己更加爽快。一次两次的高潮让她迷失了,她好久都没有这幺爽了,寂寞的身体终于得到了快慰,璐璐娇喘着平躺在衣服上,双手拉紧彭伟的小臂,迎接着最后的冲击。  「啪啪啪……」璐璐抬起双腿担在彭伟的肩膀上,迎合着他如潮水猛兽的侵袭,肉穴此刻已经麻痹不已。浓烈的精液在自己的体内激情爆发,璐璐的香汗已经打湿了头发,无力娇喘着躺了下去。彭伟怜香惜玉的肉棒,在彻底软下来才撤出璐璐骚媚的身体。  [ 嗯…好久都没这样了…是你给我机会,别怪我] 璐璐自言自语着。  彭伟横腰抱着她,回到车上。  [ 嗯,我的衣服]  [ 先披我的吧,我送你回家] 彭伟坏笑着,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和这个小妮子还有未来。  彭伟送完璐璐,回到学校。  [ 我等你很久了] 姜楠出现在彭伟的办公室,丁婉正在招待她。  [ 呵,你来了]  [我是来要我的职位的]  [ 我记得,你说过,你不屑]  [ 我不会傻到放弃我的职业,是你做的太绝]  [ 好吧。恭喜你,成为了本校第一个班主任,班级任你挑…] 彭伟递过合同,[ 小婉呐,去通知各任课老师,下午三点开会说一下可以升职的事]  ……[ 各位老师,本校自开校以来,没有竞选过班主任,是因为我觉得班级少没有必要。如今我们学校的规模已成,班主任以及科主任等职可以精选了。由于学校的教师人数有限,不是说谁都会有更高的职位,看什幺我就不明说了,教育学生这幺多年你们应该都知道。好了,我主要的概括一下,剩下的你们咨询小婉吧,我还有事] 彭伟说完,带着彭湃离开。  [ 升职这事和面试可不一样,你要是想要把关,只能把新人给你,元老们……] 彭伟交代着。  [ 叔你放心吧,那些许个元老,都是人妻了吧?我可不是人妻控]  [ 说的就是这个,你小子可给我注意点的,事该怎幺办,想好了,别总用下面想事]  叔侄俩说罢,便开始各怀鬼胎,审计着升职报告和考试的内容。  经过一学期的观察,彭伟发现教师们的教学热潮很高。而这一切不是彭伟主要想看的,因为为人师表,如果没有文化功底的,那只能误人子弟。若想学校长久的开展下去,师资的力量不容缺少。但往往公平竞争的背后,才是真正诱人的。  和彭伟预想差不多的是,那些已为人妻的教师送礼的居多。而且更像是商量好的,每人都按现在的年薪乘以10,算作礼金。这也是彭伟希望看到的,可以减少他的开支,同时收住了教师们的心。而与此同时,传说新来的教师们与彭湃交战火热,甚至没有忌讳的3P,有望职位提升的同时,促进了姐们间的感情。  [ 我听小婉说,你和学校新来的老师都有染了?] 彭伟询问着。  [这事女神怎幺知道的]  [ 你呀你呀,能不能别拿在美国学来的坏习惯用在我这,你说了算也行]  [ 是她们识时务,班主任很赚钱吗?]  [ 如果咱们是皇上,她们就是县令,一方百姓民脂民膏,可以了]  [ 卖身求荣,哈哈,这个寂寞的社会啊]  [ 我怎幺不信呢?我就纳闷了,她们都找你?有我这个大校长不找]  [ 哈哈,这还要感谢女神相助啊,我这个大侄子天天毕恭毕敬的,求她办点事,她能不应吗?]  [ 嘿!她们都很主动的找上你,然后就有染了?]  [ 实际上吧,就两个] 彭湃很委屈的说,[ 好像新来的任课老师们都很安于现状]  [ 哈哈,我说的嘛,也就孙瑶和李思,你面试的那两个。好吧,剩下的,我会去挨个谈话的,第一轮的升职,该上任了]  ……经过一轮单对单谈话,彭伟知晓新老师们的心理,安于现状是一方面,薪资上的升值空间是另一方面。姜楠是个工作狂,她只给彭伟扔了一句话:上班时间只热衷于工作。彭伟知道这个女人只对一YE情感兴趣,况且自己已经和她有了一次。而鲍璐璐则是不思进取的代表,她非常主观的表现了安于现状、不求升职的意见,言外之意更多的是她不想这种机会成为她龌龊的资本。彭伟私下决定,让空缺彻底变为肥缺,而升职不再以推荐信形式进行,这次将进行职业考和升职考两种。职业考能判定教师们的职场能力,而升职考则是让过关的教师们进行的升职的理由。避免了非公开,公正的笔试,卸去了很多人防备的心。  令教师们震惊的是,很多人都未能通过职业考,不是她们的职场能力不行,而是不足以担当班主任和科主任之职,很多人都是败在了心里问题上。剩下来的,仅仅10余人。紧接着是公开的笔试,高考有A B卷之分,升职考同理,但是每个人的卷子皆不相同。其实这是彭伟的一计,只要你够心细,你就能看到每道题的第一个字会组成一句话。  譬如「六月六日北花小区下午两点」、「星期十四日华庭小区上午十点」等诸如此类。职场潜规则无处不在,彭伟绞尽脑汁才想出这招。他看透了,这虽然是自己的学校,但是这是职场,不是自己的后宫,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自己的。  既然是职场,那就尔虞我诈的竞争,靠本事拿饭碗。  彭伟每个周末都希望有人能来赴约,进行潜规则。一周、两周的连续失败了,彭伟心想,这就别怪我了,作为女人是你们不够心细,心细也是考量能否做班主任的前提。至此,十余人的单子已有半数不及格。  这一日,在江南苑的门口,彭伟还是在车中等候。约定的时间过了半小时,彭伟依旧划着单子,掐灭掉烟头,准备调头离开。忽然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,行动非常迅速的上来了一个女人。  [ 我来早了?来晚了?] 女人气喘吁吁的。  [ 徐媚儿?你怎幺知道我…] 彭伟看着约定上的单子,明明是杨月,怎幺突然出现个徐媚儿,正一头雾水的他看着徐媚儿。  [ 哎呀,快带我离开这]  [ 我们约定的不是今天…]  [ 我知道的,要不我也不能这幺提心吊胆的,快走]  [ 提心吊胆?为什幺?]  [ 别问了,我家在这,快走快走]  [ 哦,那有什幺啊,我带你去的也不是你家] 彭伟欣喜着这个意外收获,打着转向,向小区里面驶去。  [ 你干嘛?这样让邻居们看到不好]  [ 那就戴上这个咯] 彭伟拿过一个假面女王的面具。  [ 哎呀,也只能这样了,你不会和我家一栋房子吧] 徐媚儿戴好面具,指着自己家的方向。  [ 别闹了,哪有这幺巧的事] 彭伟停着车,绕过副驾驶将徐媚儿接了下去。  徐媚儿急忙冲进门洞,生怕熟人认出来。  [ 我家和你家一样吗?] 彭伟带着徐媚儿来到自己的一套房子里。  [ 哇,好奢华呀,啊,这不行,这也…] 徐媚儿急忙跑到客厅的落地窗前,拉上了窗帘。  [ 你怎幺了?这一路上莫名其妙]  [ 对面就是我家,我老公刚下夜班,睡觉呢。哎呀,让你带我走,你非得在这小区吗]  [ 你结婚了?]  [ 这不是重点,好不好……他是我男友,只是住在一起] 徐媚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  [ 反正刚才也没人看见,你还戴着面具,不拉窗帘也认不出] 彭伟坏笑着,拉开半张窗帘。  [ 哎呀,你讨厌] 徐媚儿赶忙起身,躲在彭伟身后。彭伟借机一把搂过她,吻在了一起。徐媚儿挣扎了两下,被成熟的男人气息所笼罩、窒息。  [ 你还是等我一下] 徐媚儿挣脱开彭伟的怀抱,[ 我去洗个澡]  [ 感觉你的身体挺香,挺滑的] 彭伟形容着。  [ 讨厌] 徐媚儿每次性爱之前都要洗干净身体,生怕自己的身体会给对方产生厌恶的感觉。这次本来出门前,她已经洗过澡了,可惜与她调情的男友却在她洗完澡之后,睡着在了沙发上,弄的她心火中烧,正巧看到楼下的揽胜车牌,一不做二不休,徐媚儿想反正也有那一天,不如赶巧了。  [ 媚儿,我也来一起吧…] 彭伟从外面赤身裸体的进来,弄的徐媚儿没有准备,十分尴尬。她除了男友的身体,还没见过别的男人。  [ 你有洁癖的吗?] 彭伟从后面抱住徐媚儿,双手揉着她的乳球,手指轻轻的刮弄着乳头。胯下的阳具早已坚硬如石,摩擦着徐媚儿的臀沟,弄的她焦躁不已。  [ 习惯,这是我的习惯…啊…] 徐媚儿感觉到一只手正摸向自己的「秘密花丛」,自己的身体,唯有这里是黏黏的,因为之前男友调戏的自己淫水泛滥。  [ 你已经湿透了?] 彭伟吻着徐媚儿的耳背。  [ 你能让我爽吗?] 徐媚儿总是在书上看到男女之爱,怎幺欲仙欲死。但是自己却没有享受过,她印象中的性爱就是老公从插入开始就一分钟倒计时了,前戏倒是时间很长。  [ 呵呵,只要你愿意] 彭伟倒吸一口冷气,享受着徐媚儿的软手清洗着自己的肉棒。  徐媚儿发现这根肉棒的长度和男友的差不多,但是粗度和硬度是男友无法比的,她想不明白为什幺,出于本质,徐媚儿张开樱桃小口,上下唇包住龟头,夹住冠状沟开始吸吮起来。摩擦着龟头上的每一寸,时而快速吞吐,时而摩擦腔壁。  [ 嘶…你男友一定爽死了] 彭伟赞扬着。  [ 唔…唔唔…] 徐媚儿想要说话,但是却被彭伟按住了头。她实际想说,我男友此刻应该已经射了。  良久舒适的舔法,让肉棒湿湿滑滑的。等待不及的彭伟抱起徐媚儿放在洗漱台上,对准徐媚儿紧张的「小穴」,没有阻力,整根没入。  [ 啊啊…] 徐媚儿心理面痒痒的,她双手撑住台面,双腿担在男人宽实的肩膀上。  彭伟缓慢的抽插了几下,感受着肉穴的质地感。待适应了里面的温柔度,一个迅猛的眼神递过去,便开始了一轮超快速的攻势。  [ 啊啊…啊啊…啊啊…啊…] 徐媚儿惯性的心中默念着数字,她不希望自己数到60的时候,男人停了,但是随着理智的不清晰,她也忘了自己数到哪了,只记得很爽,止了心中的痒。  [ 呼…你就不会叫点别的] 彭伟慢下速来,忍着射精的冲动,再一次加快速度。  [ 啊…啊…不…啊啊啊] 徐媚儿摇着头,舒爽到了极点,但是还没有欲仙欲死的感觉。她本来想说「不好听?」但是却被舒爽的抽插淹没了。  [ 不会啊?唉,不会啊?不爽!不爽!] 彭伟让每下插入都力度非凡,震的宫颈一阵麻痹,徐媚儿终于感觉到一种快要爬到顶端的感觉。  [ 啊…给我…啊…啊…用力…] 徐媚儿含着泪光的星眸闪烁,彭伟岂能在这一刻不满足她。待坚实顶在花芯摩擦了几下,徐媚儿的下体一阵抽搐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,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高潮带给自己的舒适。  [ 我刚才弄疼你了?] 彭伟温柔的摸着徐媚儿的乳房。  [ 没…好舒服…第一次这幺舒服…啊…]  [你浪叫的本事倒是很低微啊]  [ 不好听?] 徐媚儿感觉自己的呻吟,已经很嗲了。  [ 你平时怎幺骂人的?]  [ 我知道了…我在书里看到过…] 徐媚儿感觉到自己此刻十分娇羞。  [ 哈哈,来,照照镜子] 彭伟有力的臂膀,抱下徐媚儿,摆出站立后入的姿势。  [ 看着镜子中的两个人,有什幺想说的?] 彭伟将肉棒顶进了徐媚儿体内,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小穴,面对突来的侵袭着又喜又阻。  [ 啊…啊…你还能继续啊…啊…] 徐媚儿看向镜中的男人。  [ 你不浪叫,我怎幺爽啊?] 彭伟拍着徐媚儿的臀瓣儿,「啪啪」作响。  [ 啊…啊…肏吧,肏我啊…用你的…大鸡巴…蹂躏我…啊…] 徐媚儿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。  [ 很好,有起色] 彭伟掰开美臀,快速的抽插起来。  [ 啊…啊…好棒…好硬…啊…又来了…啊…] 徐媚儿浪叫着。  [ 哼哼,这才对嘛。看着你自己,你不想说点什幺吗]  [ 贱货…媚儿是贱货…啊…求主人开恩…肏死我…]  [ 哈哈,可没有这条舒服的刑法]  [ 啊……啊……主人说了算啊…啊…啊…] 徐媚儿的肉穴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根大肉棒,爱憎有加,穴内的媚肉紧紧的拥抱着肉棒,它们知道了这是朋友。  彭伟拔出肉棒,横腰抱起徐媚儿,向客厅走去。徐媚儿仿佛知道要发生什幺,她想要逃离,却感到莫名的刺激。正当自己进退两难的时候,彭伟帮她戴上面具。  彭伟命令着她,双手撑着椅背,跪在太妃椅上。彭伟则抓紧她的腰肢,展开最后一轮攻势。  虽然两座楼的距离不是很近,但是隐隐约约的,徐媚儿感觉到有人在看她。  心中最阴暗面带来的刺激,让小穴更加的湿润,她此刻忘我了,她真实的感觉到性爱的美妙,她舒服的配合着。  [ 啊…啊…主人…啊…他好像醒了…]  [ 嘶啊…呼…] 彭伟感觉到徐媚儿的小穴一阵收缩,夹紧的力度非凡,在她高潮淫水的滴落瞬间,彭伟也射出了精华,滴滴不落的落入徐媚儿的美穴当中。  [ 啊…你射进来了…啊…] 徐媚儿感觉到有一股更热的液体流了进来。  [ 媚儿,你好紧啊] 彭伟顺着徐媚儿手指的方向,看见镜中的一个男人在厅里走来走去,最后躺在沙发上继续睡着。  [ 那是我的男友,刚才好紧张] 徐媚儿趴在椅背上,享受着人生中第一次这幺久的性爱。  [ 你男友…]  [ 等等,我去把你的东西弄出来,然后我会吃避孕药的] 徐媚儿很聪明。  这样的女人让男人都无法不爱,彭伟甚至想包养她了。  章三聚会  一切都是那幺自然,经过了层层选拔,班主任职位的选足了20个班。  [ 小婉,你觉得当个艺术班的班主任怎幺样?]  [ 啊?我可以吗?] 小婉的秘书当的很舒心,衣食住行不用自己花钱,攒下的钱足以再买个minicooper了。  [ 嗯,只要你愿意,给你个双职位吧]  [ 彭哥怎幺会突然提起这个?] 小婉觉得自己有些受宠若惊。  [ 也是为了减小开支嘛,正好了却你的一番心愿。对了,过些天彭湃说举办一次party,详细的方案还没递上来,你觉得怎幺样]  [ party啊,好啊,是彻夜狂欢那种吗?]  [ 呃,这个详细的还需要问你那个大侄子了]  [ 太好了] 小婉一直坐在彭伟的怀里,开心的亲了下他的脸,跑开了。她是想尽早的知道,party的事宜。  彭湃之所以会办party,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李思和孙瑶。两个小妞自从来这个学校如获至宝,虽然私生活丰富多彩,但是职场的压力是不可避免的。  恰巧彭湃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参加过了,他制作的party别有一番色彩。  依据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安全性爱party,彭湃制定的这个party准备待续。  入场前,每个人都有保险箱,将贵重物品放在里面后便可入场。会场中除了酒精饮料和DJ狂欢外,最主要的是安全套免费,这也是安全性爱的主题之一。  会场规则,无论穿着怎样,不露点即可。不得当众性交,因为这是犯法的。  参加的人,就是女子高中的全体教师,另外可携带男友。  当天白天,许多老师还在忍不住热议。  当夜,彭湃郊区豪宅[ LadiesandGentleman,欢迎来到女子高中第一届安全性爱party,这里将彻夜狂欢。放心,全场免费,而且场所居多哦…ComeOn,Everybody!] 伴随着彭湃开启香槟的声音,灯光音响,彻夜狂欢开始了。  [ 这里是全新的party盛宴,无论你受到多少压力,无论你感到多少寂寞,这里将是你们安全的港湾,这里将是你们激情澎湃的彻夜狂欢,跟随我的名字,Herewego!] 彭湃饮着香槟,用DJ的腔调调动着全场的气氛。  起初的冷场、不适应逐渐的开始暖起来,每个人像是在夜店一样,疯狂舞动。  酒精麻痹着每个人的神经,很多单身的女教师在这种淫靡的气氛下,感觉到了寂寞。这也是彭湃的目的,他和姜楠是一类人,希望和不同的异性发生关系。  [ 大侄子,来敬你一杯] 小婉喝了很多,低胸的礼服,两团嫩肉勾引着彭湃。  [ 哎呀呀,女神。这我可受不起呀] 彭湃恭恭敬敬的低杯饮酒,还没喝完。  小婉拉着他来到二楼的房间,?a href=http://.ccc36.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性拥纳羲孀殴厣厦藕螅趿诵矶唷?br /> 彭湃的鼻血都要窜出来了,他仿佛看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幺。  小婉扔开酒杯,手背后解开背带,礼服随即滑落身下,赤身裸体的站在彭湃面前。  [ 你一直叫人家女神,今天如愿以偿了,你想发表什幺获奖感言吗?]  [ 这一切来的是太快了,我都没有准备] 彭湃眼睛瞪的大大的。  [ 那你等什幺呢?] 丁婉张开双臂,等着彭湃在抱她。彭湃激动的解开衣衫,抱着梦中才能相爱的身体,共在床上翻滚着床单。  彭湃享受着丁婉的口交,一切美好来的那幺自然。  [ 不愧是美国长大的小孩,JJ好大] 丁婉的脸颊红红的,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害羞造成的。  [ 喜欢吗?] 彭湃轻轻掐着丁婉的脸蛋儿。  [ 嗯…唔…] 丁婉爱不释口。  [ 我也要…] 彭湃拉着丁婉的胳膊,丁婉很聪明的调过身体,摆出「69」的姿势,供彭湃舔穴。  [ 嗯…好香啊…] 彭湃舔着白皙的嫩肉,从大阴唇到小阴唇都是粉色的,在口水浸透下,显得格外娇嫩。  [ 啊…啊…你的舌头好厉害] 丁婉赞叹着。  良久的口交,两个人都窒息了。丁婉用嘴巴给彭湃戴着套套,背对着彭湃,玉指分穴,龟头一点点的挤入嫩穴,慢慢的一寸一寸的消失在彭湃的眼中。上扬的香蕉型的大JJ,险些让丁婉在几秒钟就败下阵来。丁婉按着彭湃的大腿,蹲起身体,活动腰身,上下套弄左右摩擦,享受着。  [ 啊…啊…好大根…你舒服吗]  [ 嗯…嘶…女神好紧啊…]  男人享受着女人极品的美穴,女人享受着男人超大的肉棒。  [ 嗯…帮我…嗯…] 丁婉抓紧彭湃大腿的手忽然放开,向后撑起床面,双腿叉开在彭湃的大腿两侧。彭湃挺动着身体,顶在宫颈的肉根快速的摩擦着。果然,几秒钟之后,丁婉挺起抽搐的身体,放开肉棒,射出一道水剑,瘫软躺在彭湃身上。  彭湃摆出侧卧的姿势,抬起丁婉的一条美腿,肉根从后面生猛的插了进去。  [ 啊…] 丁婉像是浑身过了一下电,舒爽的潮射再次袭来。  彭湃感觉到龟头上传来不规则的蠕动,麻麻痒痒的。紧凑的同时,摩擦的龟头险些射出阳精,彭湃收紧下体,咬紧牙关。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,龟头很喜欢与宫颈缠绵,软软滑滑的几百回合。丁婉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舒服的感觉像是飞上的云霄,这和彭伟给她的感觉不一样。  [ 啊…啊…大鸡巴好棒啊…不要离开我…啊…]  [ 女神,啊…你好紧啊…好爽…嘶…]  两个人完全沉浸在了性爱当中。  会场中,彭伟被两个女孩儿缠着。她们正是李思和孙瑶,那两个靠着彭湃潜规则上位的女孩。两个女孩儿用性和酒精勾引着彭伟,她们是想要得到的更多,酒精壮胆的前提下,她们带着彭伟进了厕所的单间。  厕所,很多间。这里后期已经成为了party的核心,虽然互相看不到,但是呻吟的此起彼伏相当的刺激。  此刻李思的大腿被架起,正享受着性爱的洗礼,孙瑶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,三个人舌吻在一起。  [ 啊…啊…啊…] 厕所的单间隔音并不是很好,传进耳朵里的,很多女人的呻吟。  李思和孙瑶情同闺蜜,享受过3P,已经习惯身边有别人呻吟。但是彭伟却没有享受过,他没有享受过这种一夫多妻,强大的性爱刺激下,肉棒仿佛增大了一倍。  [ 彭湃的鸡巴爽?还是我的鸡巴爽?骚货] 彭伟毫无忌惮的说着。  [ 啊…彭哥你的好硬…好舒服…啊…] 李思已经高潮了两次,还在被继续的肏着。她知道和孙瑶一起服侍彭湃的时候,彭湃总是一人爽了两次,就泄了。李思习惯性觉得自己应该让开了,可是面前这个男人不放开自己。  会场的舞池中央,姜楠正带领着单身姐妹们舞动身姿。刚从卫生间回来的鲍璐璐有些尴尬,那动听的呻吟声呼唤起了自己内心的淫魔,她想要做爱,但是身边没有男友,她想要离开,但是却